当前位置主页 > 其他市区 >
热门搜索:

【中国梦·践行者】感恩社会 他们为188位老人寻亲

广东信息网 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7-11   
姚佑明

“公益狂人”姚佑明:感恩社会,为188位老人寻亲

讯 1939年,日寇占领潮汕。祸不单行,之后潮汕地区又逢旱灾。将近10万多名潮汕难民,被迫离乡别井,涌向日寇还没攻占的闽西、赣南,其中大部分是被父母卖或送的幼童。如今,那些幼童已成了耄耋老人,抱着童年时期的记忆,他们无数次渴望找到失散的亲人。

从三年前,梦归潮汕寻亲团便开始为抗日战争时期因为战乱、饥荒流散在外的众多潮汕乡亲寻根问祖提供帮助。

梦归潮汕寻亲团潮阳队队长姚佑明便是其中一名志愿者。在梦归潮汕寻亲团三年,他所在的潮阳队已帮188位老人寻找到家人,其中仅潮阳城区便成功完成30多宗寻亲案例。姚佑明见证了每一位老人与家人团圆的场面,即便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,但看到那些感人的团圆场面,他也时常被戳中泪点。

姚佑明此前曾经历过时间最长的一宗案例,是在2016年10月底。来自江西的赵妙凤奶奶,想要寻找自己潮阳棉城的亲人。

赵奶奶是13岁时在去姑姑家的路上被拐到了江西赣州。70多年来,她从未停止过思念和寻找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赵奶奶曾回潮阳寻找家人,由于那时亲人四处分离,最终只能遗憾而返。

直到2016年10月,通过自己的外孙女,赵奶奶联系上了“梦归潮汕”。通过当地祠堂,姚佑明了解到一些亲人的线索,但赵奶奶的那位亲人却基于一些原因不愿意相认。

经过了将近一个月,姚佑明才重新找到老人的亲哥哥。2016年11月19日,87岁的赵妙凤老人在老伴和子孙的陪伴下,从江西赣州赶到潮阳棉城,终于与阔别73年的亲哥相认,一还归乡的心愿。

姚佑明日常工作是跑业务,但为了公益事业,他总是不时需要放下自己的工作去为老人们寻亲,被大家称为“公益狂人”。

提及到这样的坚持,姚佑明说,是为了“报恩”。早在2013年,姚佑明的父亲便因患重病去世;半年后,他的母亲患上脑梗、脑萎缩等疾病,需常年服药。“当时社会人士就帮助了我很多。”而在2016年,姚佑明的妻子又因意外怀孕、胎盘早期脱落大出血引起器官感染,进而发展变成尿毒症。沉重的医疗费用仅靠姚佑明微薄的收入已难以支撑。

在这样艰难的时刻,为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发起了一场爱心接力。“梦归潮汕”寻亲团等公益组织向他伸出援手。

“社会筹资帮助了我们,我也想为社会报恩。我本身也是亲情观念很深的人,之后我便加入了潮汕寻亲团。每次看到这些老人找到家人,内心就会很欣慰。”姚佑明坦言,尽管由于家庭的原因,加上这些老人悲惨的故事,大多数时候他并不快乐,“但每次看到亲人团圆就是我最大的快乐。”

陈树辉

“梦归潮汕”志愿者陈树辉:寻亲路上,骑坏四辆摩托车

陈树辉是“梦归潮汕”寻亲团的第一批志愿者。据陈树辉介绍,团队成立于去年5月23日,前身是潮汕关爱抗战老兵志愿队,一个偶然的机会,志愿者们帮助离乡在外的老人寻找到失散已久的亲人,随后便萌生了组建一个帮助在外潮汕人寻亲的想法。

随后,他们通过网络组建了一个“在外潮汕人寻亲”的微信群,并开设了一个“梦归潮汕”的公众号,把求助者和活跃在潮汕地区的热心义工等加了进来。至今,团队的志愿者有近五百人,遍布潮汕地区,志愿者们也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热心人士。

加入到梦归潮汕寻亲团,陈树辉的理由很简单——“报恩”。

陈树辉如今是一名单亲爸爸,需要独自抚养两个儿子。早在他参加到“梦归潮汕”寻亲团之前,陈树辉的太太生病过世,“当时也是热心人帮助我度过了一段辛苦的日子。”陈树辉说:“为了回报大家,感恩大家,在我有能力去帮助别人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我就去尽力而为。虽然没办法做到最好,但只能说做到最多。”

为了给老人们寻亲,陈树辉付出了不少精力和金钱。此前,由于寻亲团中人手不足,陈树辉经常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出去寻访,从汕头一直到潮阳、澄海等地,时常要跑几百公里,一段时间下来,摩托车的机头便坏了。长此以往,陈树辉竟跑坏过四辆摩托车。

“我们做志愿者就是要有激情,去尽量帮老人找到亲人,因为他们的执着,所以我们更不能落下任何可能找到亲人的信息。”三年来,陈树辉一共帮助了将近200位老人找到亲人,在“梦归潮汕”寻亲团中,陈树辉所在的寻亲团是帮助的案例最多的一个。

“但这些都不算是困难,”陈树辉说:“最大的困难是别人不认可我们,我们只能任由他们,专注于做自己的事情,告诉自己这个事情值得、有意义。”陈树辉介绍,如今团队寻访大多只能通过人为寻访的方式,因此团队也非常需要一些信息技术上的帮助;除此之外,还需要一些费用上的支持。

陈树辉透露,尽管有汕头公益基金会的支持和调配,但“梦归潮汕”寻亲团也希望能有更多社会人士能提供线索与支持!

(文、图/广报全媒体记者程依伦、肖欢欢)